首页文化—正文
裴家营考古发掘:罕见珍品黄绿釉狮坐莲花灯重见天日
2021年09月14日 09:57 来源:舜网-济南日报

  裴家营东南墓地考古发掘成果丰硕 宋元墓葬出土黄绿釉狮坐莲花灯为罕见珍品

黄绿釉狮坐莲花灯(赵晓林摄)

  近日,济南市裴家营东南墓地考古发掘工作完成。

  裴家营东南墓地位于济南市历城区鲍山街道裴家营村东南部,西距龙脊河约400米、东南距鲍山约1600米。根据目前发掘情况推测墓地面积不小于3万平方米,其时代自战国时期延续至清代。记者从济南市考古研究院了解到,自2021年3月底至8月,完成发掘工作,共清理墓葬84座。

  战国晚期墓葬:数量多,形制丰富

  此次考古发掘项目负责人房振介绍,此次发掘的收获非常多。共清理墓葬84座,发掘出土完整及可复原器物110余件(组),主要器形有陶罐、陶壶、瓷碗、瓷盘、瓷罐、铜钱等,另有少量陶案、陶耳杯、陶盘、铜镜、铜钗、铜铃、铜珩等。发掘墓葬中有20座无随葬品及其他可提供断代的典型特征。其余的按时代可划分为战国晚期44座;西汉中期1座,为土坑墓;东汉晚期3座,分别为单室、多室砖室墓;宋元时期有15座,以圆形砖室墓为主,另有少量土洞墓和土坑墓;清代墓1座,为土坑墓。

  “44座战国晚期墓葬中,有土坑竖穴墓28座、砖椁墓13座、瓮棺墓3座。”房振介绍,这28座土坑竖穴墓的形制简单,规模较小,平面长方形,个别墓地铺砖。多数设有壁龛。多数墓葬内有能分辨出的葬具一棺,个别的是一棺一椁,少数墓葬没有葬具。通过人骨分辨,这些墓葬都是单人葬,部分保存较好。人骨为仰身直肢,头向北为主,少数向东,个别向西。这些墓葬中的随葬品大多数是一个陶罐,少数的有2件陶壶,大都放置在壁龛内,少数放置在棺外的南端。个别墓葬中随葬的有铜铃、铜珩等器物。

  砖椁墓与土坑竖穴墓规模相近,个别在砖椁外的脚端放有器物箱。都是单人葬,没有见到棺材的痕迹。人骨以仰身直肢为主,其中有1座为侧身屈肢。人骨基本都是头向北,大多保存情况较差。9座墓葬中有随葬品,每个墓葬以1件陶罐为主,个别的有两件,放置在壁龛或器物箱内。个别墓葬随葬品有铜珩、铜铃等器物,放置在棺内人骨附近。另外,还有瓮棺墓,这些墓的规模较小,形制简单,与土坑竖穴墓相近,特别之处是葬具用两陶瓮对接而成,都是成年单人葬,人骨保存较好,可惜没有发现随葬品。

  西汉和东汉墓葬:发现汉画像石

  “这次发现的西汉中期和东汉晚期墓葬,也很有价值。其中西汉中期墓葬只有1座,为土坑墓,是单人葬,没发现葬具,随葬品只发现3枚五铢钱。东汉晚期墓葬有3座,其中一座为单室墓,另两座为多室墓。”房振介绍,编号M1的墓葬为砖石混筑多室墓,由墓道、墓门,前、中、后室及两耳室组成。墓门和前室仅存两过门石,中室残存部分砖墙和铺地砖,后室保存稍好。墓葬中没有见到葬具,中、后室墓底残留有零星人骨。出土随葬品共12件(组),器形有小陶罐、耳杯、案、盘、碗、勺、熏炉、铜钱等。

  编号为M22的墓葬也是砖石混筑多室墓,由墓道、墓门、前室、中室和双后室组成。墓门为石质,由门楣、两立柱、两门扉、过门石组成。汉画像石比较简单,门楣及两门扉上刻有铺首衔环,门扉环内刻的是双鱼图案。中室门仅存南立柱和过门石,立柱东面刻有一龙。双后室门与墓门基本一致,画像仅门楣中部刻有羊头。墓内未见葬具、人骨及随葬品。

  宋元墓葬:出土砖雕图案

  房振告诉记者,这次发掘发现的宋元墓葬共15座,这些墓葬中的随葬品较少,仅有少量瓷碗、瓷罐、瓷钵、铜钱、铜镜等。

  “但是,就在数量不多的随葬品中,我们发现了此次考古发掘中最重要的一件文物。这是一件黄绿釉狮坐莲花灯,非常精美。这件文物高34.5厘米,查阅资料可知,在同类型的陶瓷器中属于大件了。器物的整体是一个站立的胡人位于狮子一侧,左手上举牵着狮脖子上的挂绳,背部紧贴着狮身。狮子扭头和胡人看的方向一致。狮子驮着一盏灯立于一个圆饼之上。狮尾上翘,与狮头巧妙地托住了灯盏,灯的外壁是浮雕出上下两层莲瓣纹饰。狮子和胡人刻画健硕。整体以酱、绿釉为主色调。整体上看,狮子和莲花灯的造型非常精巧,人物动作和表情刻画也很生动,是一件宋元时期彩釉瓷器的精品,也是一件珍贵罕见的文物珍品。我专门查阅了资料,在山东博物馆藏有一件一样造型的黄绿釉狮坐莲花灯,经考证是淄博窑出品的瓷器。淄博距离裴家营不远,这样的瓷器出现在这里,也说明了当时两地之间的来往应该是比较多的。”

  房振介绍,这次发掘的墓葬数量较多,延续时间较长,丰富了济南地区战国至清代的墓葬资料,为各时期葬制葬俗以及社会、历史研究提供了新材料。值得注意的是,此次发现了13座战国时期砖椁墓,初步分析时代为战国晚期,应是目前国内发现的最早的砖椁墓。而瓮棺墓墓主人为成年人,改变了过去一般认为此类墓为儿童专用墓葬形式的认识。

  济南市考古研究院院长李铭认为,在这处墓地西北方向只有约200米的裴家营西北遗址,曾发现了较多战汉时期灰坑、水井等遗迹,而这两者之间可能有一定联系。另外,此次发现的战国墓葬与东北约2000米的东梁王一村遗址同期墓葬基本一致,与东北约3000米的梁王古城时代基本一致,这三者之间或许也有一定关系。所以,这次发现为研究战国晚期齐文化区域特征、齐国边邑状况、齐国葬俗等提供了重要资料,对于研究济南的城市发展历史及经济、生活等方面的历史,也具有极高的价值。

澳博FG电子 9亿娱乐ag是什么网站 所谓娱乐棋牌app 中东娱乐官网代理 顶级娱乐游戏登录官网
鸿利开户游戏 金博士下载手机 钱柜代理系统 盛天app手机版直营网 名人娱乐保险投注开户
太阳城申博最新微信充值 福德正神现金直营 星际FG电子 黄金城总站网址 澳博网站网址
盛峰娱乐ag赌场 菲律宾太阳城娱乐 申博百家乐 太阳城申博直营 菲律宾申博现金直营网